icon
当前位置:

记者手记|翟英雄:背负国仇家恨拍摄《血战台

我们的思路也随着翟导的动情讲述回到了那个经典的电影画面——“当时王铭章的一二二师全师阵亡殆尽,敌军登上城楼将王铭章包围。这时候,我设计了一个艺术细节——将手中的棍子一扔,从烟盒里掏出一截皱巴巴的香烟,可能是没来得及抽完剩下的,而后顺手拿起旁边烧焦的木棍将香烟点上,并且拿烟的姿势不是用中指跟食指夹着,而是用拇指和食指捏着,以此表现出对侵略者的鄙夷、不屑和唾弃以及开枪自残前的视死如归和正气凛然。”

于是,在八一电影厂附近、他好友的一间工作室,这位执导了《血战台儿庄》《长征》《大决战》等佳作的导演,娓娓动人地向咱们讲述了60载军旅生涯的杰出人生。

“我是一个导演,更是一个兵。抗日战役时期,我父亲、姑母都是周恩来同志领导的抗日救亡演剧队的成员。我舅舅19岁投入抗日红军,临走时他拿起一块木炭,在墙上写下"爹娘,下辈子见吧",从此杳无音信,后来才知道他打日本鬼子的时候捐躯在太行山上……30年前我拍过一部《血战台儿庄》,这部电影可能说我是背负着国仇家恨拍的。”

采访翟俊杰是在11月初的一个午后,前一天夜里他刚从河北为微电影大赛颁奖回来,后天一早要赶往佛山参加金鸡百花电影节,“我是硬挤出两个钟头接受你们的采访。”一会见,翟导握着咱们的手笑着说。

标签 翟豪杰 翟导 片子节 长征 台儿庄

翟英雄在电影《血战台儿庄》拍摄现场为演员说戏

《血战台儿庄》,是翟导执导的第一部电影,也是国内首部表示抗日战斗时代国民党正面战场的史诗力作,片中他还出演了川军师长王铭章。“在饰演这个角色的时候,我加入了很多细节,特别是王铭章就义前的最后一场戏,全体段落不一句台词,只是处之泰然地面对已围上来的日寇抽根烟,至今很多观众都历历在目。”

17岁那年,翟俊杰来到部队当兵,挎包里装着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《演员自我修养》,奔赴遥远的青藏高原,上过战场,后来走上红色电影之路成为一名军旅导演,拍摄了一批展现不同历史时期重大革命历史军事题材影视作品:《长征》《金沙水拍》《我的长征》表现了宏大的长征精力;《血战台儿庄》展示了中华民族坚强不屈的抗战精神;《七战七捷》《西藏风波》《大决战》赞赏了中国国民将革命进行到底的精神;《波澜汹涌》则歌唱了跟平年代军民孤立无援的抗洪精神。今年正好迎来翟导军旅生活六十载。

切实,这已是我第三次采访翟导。2014年,他以“主旋律电影如何讲好中国故事”为题与网友交流;2016年文代会期间,他与姜昆、冯双白一道,再次做客公民网聊“中国文艺的新气象”。两年后再见,还是那身熟悉的军绿色便服,仍是那污浊、执著的眼神,还是那个和蔼可亲的长者。